校务公开
广元现“美丽乡村小学” 办出乡村小学的尊严
当前位置:主页 > 校务公开 > 问题处理 >
广元现“美丽乡村小学” 办出乡村小学的尊严
时间:2019-09-20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

  在四川,始建于1896年的四川大学,是一所文化历史名校;另一所学校是位于广元市旺苍县的佰章小学南阳基点校(南阳小学),是广元市第二批“美丽乡村小学”。

  前者向上,位列国家“211工程”、“985工程”、“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后者向下,要在基础教育最贫瘠的土壤上进行“小学校也要办大教育”的变革,用12年的时间走出中国农村学校小规模、多功能、大视野的新生长路径

  相对于前者百年历史的“高大上”,后者的“小而美”却给人们更多惊喜。

  只有30名学生的小学 更像点亮的童话世界

  东河镇,是四川旺苍县驻地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20世纪30年代初,这里是川北颇具胜名的“红军城”。

  没人能想象的到,就在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小镇上,有一所仅有30名学生的乡村小学——南阳小学。

  当笔者走近南阳小学校门口时,瞬间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撼到了——青瓦青砖式的校舍,在背后一片青翠、绿意盎然的山景的映衬下,像突然冒出来的古代的某个神秘的书院。

  很多来参观的访客,几乎都有着同样的感受,这所小学将大自然的风景与校园文化彻底地融合在了一起,这所学校对于访客的吸引力不止它独特雅致的风景那么简单,更多的吸引力在于这所学校丰盈而美好的教育内涵与姿态。

  这样一所漂亮的乡村小学,绝对可以秒杀一群城市学校。2018年4月,旺苍县教科局为进一步提升农村小规模学校建设和管理水平,让农村孩子在家门口享受更有质量的教育,斥资一百三十多万,对旧校园进行全面改造,使这所只有30名学生、6名老师的乡村学校一下子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成为“小而美”的典范。

  两年前,当陈剑元从佰章小学调到南阳小学任校长时,曾被南阳小学萧条甚至破败的景象惊呆了:校门前杂草丛生,校园里一幢两层沧桑的教学楼,一排斑驳的小瓦房,一座 臭气熏天的旱厕,操场上是一支孤零零的破旧的篮球架,就连上课铃还是靠敲打的钢圈 … …

  “看到此景,我心里对南阳小学的几位老师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能在这里坚守,奉献自己的青春,是多么伟大的情怀!同时也默默地鼓励自己,一定要战胜困难,绝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把南阳小学办好。”陈剑元校长谈起当年刚调来的情景,感慨中溘然抬高了声音。

  当心中蕴含了诗意的校园、创意的课堂,杂草丛生甚至是摇晃的坚持都瞬间羽化蝶变,像安静新鲜地升起的一轮晨光,教育的情怀亦或梦想在改变一个人的心境的时候,接下来更容易彻底改变一所学校的一草一木。

  在南阳小学改造期间,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画面出现了,陈剑元校长和老师们在教学之余干起了“体力活”:施工现场和水泥、上砖等活;老师们出义工完成校门外种植园土方的回填;施工结束后全校师生清理校园,为了节约资金,四处请教懂工程的亲朋好友,多次和施工人员商议,不断改进施工方案......

  “心之所向,梦之花悄然绽放。”一所诗意无穷、生机勃勃的美丽校园诞生了。当孩子们的内心迎来了春天,幸福的成长与快乐已成为生命绽放的最耀眼的星光,而心灵的诗与远方比这所别致的校园还美。

  小而美 小而优的变革 办出乡村小规模学校尊严

  “百人以下的乡村学校原则上都应该撤并。”2018年1月21日,马云在三亚乡村教师颁奖会上提出,“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中国的拆校并校机制”。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村村有学校”。本世纪初,基于效率优先、集中规模办学的思路,全国各地开始长达十年的大规模“撤点并校”,大量村小、教学点被撤销。

  像南阳小学这样的乡村小规模学校,全国只有2.7万所,正是这些学校,服务着农村底层20%最困难家庭、没有能力进城镇上学的儿童。

  对于乡村小规模学校,旺苍县教育局向荣贵局长有他独到的看法。他也是曾质疑“百人以下的乡村学校原则上都应该撤并”为数不多的教育者之一。“从大教育的视角看,大规模撤点并校、学校进城,加剧了乡村文明的凋敝。由于地理环境、人居因素,农村小规模学校不可能被消灭,作为一种教育形态将会长期存在。而南阳小学‘小而美’、‘小而优’的发展路子,正验证了乡村小规模学校也能办好,而且会办得很好。”

  向荣贵局长告诉笔者,旺苍县教育“12345”的办学总体思路以及“保派改补”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措施,都充分确保了像南阳小学这样的乡村小学生活化、乡土化、社区化的发展,“小而美”、“小而优”的目标是可实现的。

  从2017年9月份调来南阳小学任校长的陈剑元,在谈起南阳小学小规模发展路子时显得尤为激动,“我国80%的认可在农村,农村的小学教育是基础中的基础,同时也是薄弱环节,抓好农村小学教育势在必行!”

  事实证明,陈剑元校长一年多的坚守,让“小而美”、“小而优”的发展理念渗透到教学的各个环节,而句句叮咛和深深期许引领孩子们一起踏上曼妙的学习、生活之旅。

  2019年4月11日,广元市教育局局长杨松林带领市局领导班子和各县区校长来南阳小学调研,认为南阳小学办学有内涵,开展的丰富多彩的教学活动让农村孩子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教育,尤其是打造的“耕读”校园文化符合学校校情,富有乡土气息和具有鲜活的生命力。

  更令陈剑元校长至今激动不已的是,在那次调研活动中,调研组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南阳小学办出了乡村小学的尊严,值得学习和推广!”

  这样一句很高的认可与评价,直到今天都让陈剑元校长难以抑制内心激动的心情。他说,人往往容易感动,不容易激动,“尊严”一词,让他这个乡村小学校长瞬间挺起了腰杆。

  一个不能少 天然的绿色课堂还孩子另一个“百草园”

  “将小而弱、小而差的乡村小学办好,才是教育公平的底线所在。”陈剑元校长说,把小做精,把精做细,把细做到极致,把一批批孩子培养好,这是乡村小学的美好未来和希望。

  陈剑元校长一直认为,处在乡村,哪怕没有最好的教学设备,最好的生源,最好的教学资源配置,并不一定就没有最好的教育实验场地。

  南阳小学利用学校处于的自然环境优势、本土社会生态优势、直接经历劳动优势、安宁平静等优势,来改造学校环境和课堂环境,而这些让南阳小学荣膺“广元市第二批美丽乡村小学”。

  南阳小学巧妙而艺术地将当地自然人文资源与校园融合。东河镇凤阳村现代农业园区,离城区较近,人文资源丰富,让孩子们在校园中有机会亲近乡村,在自然的校园环境中接受教育,接受熏陶。旺苍的红军城、木门寺;蒲家山的儿童丛林体验园、七彩农业生态园;风洞梁的蓝莓园......这些带有浓郁乡土的实践基地,为乡村小学提供了充足的教育文化资源,更重要的是,这让孩子们从小了解家乡、热爱家乡,长大后自然会扎根家乡、建设家乡。

  谁又能想象的到,相比只有课桌、板凳、黑板的教室,一间教室的角落里放满了各种鲜艳的花草会给人怎样的感受?

  在南阳小学,每个班级搭建种植角,引导学生在教室里种植花草,学生们非常积极,用自己积攒的零花钱买花草,花盆,自己浇水,自己养护。陈剑元校长称他的学生们是一个个勤劳的“小花匠”。

  一进南阳小学校园,校园到处挂满了师生的剪纸作品,孩子们手中一把把剪刀,剪下的内容无一不展现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充满了艺术与乐趣。陈剑元校长笑称,这是盛开在“卡通”世界里的“艺术之花”。

  农耕文化是中国几千年农业文明社会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形成的乡村文化。“二字格言勤与俭,两行正业读和耕。”凤阳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土地肥沃,有政府打造的QQ农场,为耕读教育提供了优越的条件。陈剑元校长说,孩子们亲自播种、除草、施肥、观察、记录、收获、销售等实践活动,长了见识,增了能力,即体会了“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的喜悦,又体验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内涵。

  更令人吃惊的是,南阳小学校园里还建有农具陈列室,斗笠、风车、撮箕、漏筛、锄头、镰刀,充分体现了南阳小学的教学内容和生活方式,这些农具把学生带到一个真实,简朴,亲切而陌生的世界。

  不同于大家印象中羞涩的农村孩子印象,南阳小学的孩子非常活泼开朗。一年级的孩子面对前来访校的陌生人,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羞涩,积极主动地介绍自己,和所有老师礼貌地打招呼。谈到梦想时,有一个小朋友说“我想跟清华北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比剪纸”,让教室里的大家都忍俊不禁。

  南阳小学太美 旺苍教育局领导班子:找到了读书的好地方

  说起旺苍教育局局长向荣贵,全县教育系统上下都知道,他是一个爱书如命的人。

  向局长告诉笔者,他不仅仅是一个教育局长,更是一个文化行者,文化可以“化人”,旺苍教育需要搭建“化人”的能量场,而南阳小学环境清幽、空气新鲜,校园处处弥漫着书院的文化气息,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据陈剑元校长介绍,从2018年1月开始,在全县大力推行新教育的向荣贵局长带领领班子在南阳小学开展“新教育悦读会”,至今已开展了15期。

  说起“新教育悦读会”,陈剑元校长似乎深有感触,他说,在跟随向局长“新教育”实践与探索的路上,南阳小学也以“新教育”推动学生阅读,努力打造书香校园,只为让阅读在孩子们的成长旅程中播下幸福的种子。

  让笔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所只有30名学生的乡村小学竟拥有3700多本读物,陈剑元校长说,这是北京福禧商贸有限公司捐赠的,他把这些书大致分为两类,建了两个阅览室,孩子们在这里“晨读午诵”——用晨读唤醒梦中的心灵,用午诵与智者交谈。

  南阳小学无疑已成为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奇异样板,而对于南阳小学今后的发展,陈剑元校长只说了一句话:“教育的诗与远方,其实并不遥远,就在一方质朴而肥沃的‘田野’里。”

  (翟良,诗人、作家、教育产业资深撰稿人,出版多本文学集和教育集,央视、东方卫视报道过其成长故事,现为北京大学学习型组织课题组专家委员。)




上一篇:农村小学留守儿童教育问题的思考与探索
下一篇:一个支教生给村小带来的“尚武”改变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